淮安区长安网

淮安区长安网 队伍建设 先进典型 查看内容

记北京市反恐办副主任薛晓明

2012-8-9 08: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13| 评论: 0

摘要: 新华网北京7月2日电题:一位反恐专家透支的光阴——记北京市反恐办副主任薛晓明   新华网记者卢国强、李舒   2010年6月26日,北京某医院高压氧科病房,一个瘦弱的老头儿躺在床上,无神的双眼睁得大大的 ...
新华网北京7月2日电题:一位反恐专家透支的光阴——记北京市反恐办副主任薛晓明

  新华网记者卢国强、李舒

  2010年6月26日,北京某医院高压氧科病房,一个瘦弱的老头儿躺在床上,无神的双眼睁得大大的。从清晨到傍晚,太阳的影子从他的脸滑落到他的脚,光阴流失,他却毫无知觉。

  如果光看这个场景,没有人会把他与闻名全国、令恐怖暴力分子闻风丧胆的“蓝剑突击队”联系在一起。而事实上,老头正是这支中国反恐力量尖刀部队的创始人之一。在他的积极参与下,中国的首都构建了世界一流反恐格局。

  病床挡板的医护卡上记录着他的名字:薛晓明。在北京奥运会的安保团队中,在联合国和以色列反恐专家心目中,这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它属于一个优秀的中国警察。

  60岁,很多人刚开始享受晚年的幸福,而薛晓明却已完全失去了知觉。他的光阴,早已透支在他最热爱的公安工作中。

  两年前的2008年6月25日,记者与承担奥运会反恐任务的薛晓明相约进行专访。因为他工作太忙,见面的时间从下午推到晚饭,又从晚饭推到了深夜。

  在采访中,薛晓明谈到了奥运安保反恐工作的整体思路。满头乌发的薛晓明声音不大,语速很慢。他清晰的思路、过人的记忆力以及对北京反恐的理解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那时候距离薛晓明接触反恐工作还不到两年。

  2006年,已经56岁的薛晓明临危受命,担任北京市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已近花甲之年的门外汉,要在两年的时间里掌握涉及核、生、化、爆、网络、情报、法律等多学科多领域的反恐业务,难度可想而知。

  “经常半夜突然起床,跑到书房里,要么查资料,要么把自己的想法记下来。”老伴牛祝琴说薛晓明总是一下班就回家,在家里除了看书就是没完没了的电话,和各部门的专家沟通、学习、交换意见。

  两个多月中,薛晓明带领20多人的反恐团队,先后走访了30多家相关单位。全北京上千个核生化单位、200余处进京关口以及每一个重点目标,一天跑三四百公里是很平常的事。

  同事任辉告诉记者,反恐办的每一个思路,从创意到最后形成文字,薛晓明都要逐字逐句推敲、修改,和年轻人一起加班到凌晨是常有的事。即使不加班,回到家里的薛晓明也几乎不会在12点前休息。每当工作遇到阻碍时,薛晓明总会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办法总比困难多。”

  经过艰苦的努力,薛晓明和他的反恐团队首次确定了多部门协同的反恐防范协调工作机制和反恐“三道防线”,制定完善实施了数十个反恐方案、预案,确保了奥运会和残奥会安全举行。

  这套奥运反恐机制,如今已经被延续下来,成为北京反恐工作的常态机制并在全国推广。奥运会后,薛晓明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系统奥运会残奥会先进个人”。

  事实上,薛晓明的身体早就亮了红灯。2000年,在参与组织全国巡警防暴警大比武时,薛晓明因心脏房颤晕倒在主席台上。

  “奥运会时,每天晚上量血压的时候,能清楚地听见他的心脏没有规律地乱跳。回家后,累得连腿都抬不动。”老伴牛祝琴说,薛晓明只能靠抽烟刺激自己。

  司机李泽清记得,很多次一上车,薛晓明就悄悄告诉他:“咱俩去趟医院,我特别不舒服。”而每一次看病,医生都会要求薛晓明立即住院治疗。而他总是在接受了急诊处理后就悄悄溜走,还叮嘱李泽清保密。

  只有两次,由于病情实在严重,薛晓明不得不老老实实住进医院,但这也只是“把办公室换了个地方”。

  2009年初,薛晓明出现了剧烈的头痛。当家人劝他退休时,他坚持要参加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安保,“为后面的同志多留下点经验”。

  2009年3月19日下午,北京市公安局巡特警总队研究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典的安保方案时,薛晓明突然昏倒。经过医院紧急抢救,确诊为突发脑梗阻。此后,这位反恐专家便陷入了深度昏迷,迄今已468天。

  “一棵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15个月来的每一天,老伴牛祝琴一边为薛晓明擦洗身体、活动四肢,一边唱着他最喜欢的歌。“他累了,就让他歇着吧。他把光阴提前透支给了工作,只留下自己来陪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